南京离婚律师 南京刑事律师 南京婚姻律师 南京房产律师 江苏精英律师网所为您提供优质法律咨询服务! 咨询热线:13770501904

您的位置:南京离婚律师 > 判例参考 > 遗产继承 > 【鼓楼区继承案】两份遗嘱但没有录像成功认定遗嘱成立-拆迁安置
律师资料更多>>

手机:13770501904

电话:15195889461

QQ:563118707

地址:南京市鼓楼区汉中路218号金鹏大厦

庄荣华,精英首席律师,卓越成功代理。对离婚中彻底离婚、房产纠纷、股权分割、大额财产分割、子女抚养、房屋等大额财产继承案尤为专长

【鼓楼区继承案】两份遗嘱但没有录像成功认定遗嘱成立-拆迁安置

作者:admin  来自:南京离婚律师  时间:2017-12-20  点击:

      南京鼓楼区真实案例
          房产继承纠纷案
   两份遗嘱证据获法院支持
  南京房产律师庄荣华律师指导

                     2017-12-13结案
案情介绍:
     本案原告系被继承人的孙女,因被继承人一直由孙女即其母亲照顾,老人最终留下了两份内容大体相似的遗嘱来决定自己的遗产分配,老人去世后各继承人发生争议,最终通过多方比较和判断,最终选择委托南京金牌房产继承律师庄荣华全程代理,知名南京继承房产律师庄荣华仔细研究完当事人的诉讼证据材料后决定全程代理此案。
     本案由于属于房产继承案件,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院,房屋位于鼓楼区,故本案在鼓楼法院立案审理。     

    承办法官:刘桂占副庭长【少年庭】。


本案立案于2017年6月26日,结案时间为2017年12月13日,历时不到6个月。

案件结果:
    1、遗嘱有效,我方获取该房屋95/140份额。     

        
律师点评:
     本案被告一直强调遗嘱无效或遗嘱有瑕疵,同时坚持让我方提供遗嘱制作的录像,也对于有一名律师参与制作的遗嘱,没有加盖律师事务所公章以及没有律师发票等理由主张无效。
     庄荣华律师系统的准备了本案的文书证据以及邀请4位证人出庭作证,至此一举让法院采信两份遗嘱成立,支持老人自己名下合法持有的房屋份额全部归我方所有。
大多数遗嘱纠纷中,总是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是好的婚姻家事继承律师,都能够积极的从证据方面细致准备,以获取法院最大限度支持我方的意见。
     庄荣华律师运用民法、继承法、物权法等相关法律规定,整体击破对方的诉讼策略,我方的主要意见最终也被法庭。
     房屋是夫妻财产中价值最大的部分,凡涉及分割房屋的诉讼案件,最好寻求专业律师,或者有着相关成功案例的律师处理,庄荣华律师对于房产分割有着大量的成功诉讼经验,当事人有不明之处可致电庄荣华律师咨询,13770501904。    
    
至此本案终结,当事人非常满意案件结果。

        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苏民初号
    原告:A,女,汉族,现住南京市鼓楼区幕府东路。
    委托代理人:庄荣华,江苏格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B,男,住所地南京市鼓楼区。
    被告:C,女,住南京市鼓楼区。
    被告:D,男,住南京市鼓楼区。
    被告:E,现住南京市鼓楼区幕府东路。
    原告A与被告B、被告C、被告D、被告E遗嘱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 01 7年6月2 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A委托代理人庄荣华,被告B的委托代理人,被告C、被告D的委托代理人,被告E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A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南京市鼓楼区幕府东路室房屋的合同项下权益归原告所有;2、案件受理费依法承担。事实和理由:被继承人张某与沈某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B、C,F,D四个子女。F与E系夫妻关系,二人婚后育有一女A。沈某于1 9 6 8年7月3日因病死亡,F于2 01 1午7月2 1日因病死亡,张某于2 01 7年6月1日去世。张某生前通过律师书写了一份代书遗嘱,而且还订立了一份由邻居见证的代书遗嘱,内容均为将张某座落于南京市鼓楼区幕府东路室的房屋由原告一人继承。被继承人去世后,双方无法就房屋继承达成一致意见,故原告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如所请。 被告C、D辩称,1、诉争房屋系拆迁安置房,被拆迁房屋原系张某夫妇的夫妻共同财产,三被告的父亲在1 9 6 8年去世,去世前没有留下遗嘱,至今也没有分家析产,因此,张某作出的遗嘱无效;2、落款时间为2 0 1 7年5月1 7日的遗嘱存在虚假陈述,经向代书人高某了解张某并不懂得什么叫继承,什么叫赠与,并没有明确表示将涉案房屋给原告一人继承,而且代书人也自称自己是总结了张某意思写下的遗嘱,并且誊抄了2 01 7年5月1 1日遗嘱的部分内容,遗嘱人张某按手印处没有日期,缺乏代书遗嘱要件。据我方了解立遗嘱时原告及其母亲都在场,并且原告还录了音,原告应当提交立遗嘱时的录音录像。另外,代书人是由原告的母亲通知前往张某住处代书,并非张某本人直接通知。因此,两份遗嘱均无效,本案不应按遗嘱继承,应当按法定继承处理。被告B辩称,答辩意见同C、D,另补充:遗嘱形式不合法,立遗嘱时张某行为不能自主,意识不清,遗嘱并非张某的真实意思表示。受赠人及其母亲是利害关系人,当时都在场,张某在受到胁迫恐惧下作的遗嘱。本案不应按遗嘱继承,应当按法定绁承处理。被告E辩称,我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如果涉案房屋有我的继承份额,我愿意将我的继承份额给原告。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沈某某和胡某某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一子沈某,被继承人张某与沈某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B、C,F,D四个子女。F与E系夫妻关系,二人婚后育有一女A。沈某于1 9 6 8年7月3日因病死亡,沈某某于1 9 7 0年3月1 9日去世,胡某某于1 9 7 9年1 0月1 6日去世,F于2 01 1年7月2 1日因病死亡,张某于2 0 1 7年6月1日去世,张某去世时其父母已去世。沈某某、沈胡氏、沈某、F去世前均未留有遗嘱。
    另查明,南京市下关区户籍底档显示:沈某某、胡某某于1 9 5 1年将户口由宝善街迁入宝善街的地址。1 9 7 4年8月1 3日,张某向相关政府部门申请维修住房,后政府相关部门同意张某维修住房。1 9 9 4年4月,张某向国土部门申请办理土地证。1 9 9 7年4月4日,张某领取了南京市下关区中山桥街道的土地证。2 0 09年9月1 8日,张某与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签订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辛I、偿协议,约定将张某名下的南京市下关区的房屋进行拆迁,在拆迁协议的附件中注明产权人产权证遗失。拆迁中张某申购中低价商品房一套,2 01 4年6月2 4日,南京市住房制度改革办公室向张某下友南京市产权置换房购买通知书一份,后张某根据此通知书与南京城开集团尚城置业有限公司签订购房合同,购买了座落于南京市鼓楼区幕府东路室的房屋,并由张某支付了购房款34 1 5 5 0元,目前该房屋尚未领取房屋产权证。
    再查明,2 01 7年5月1 1日,张某作出代书遗嘱一份,由江苏宁盾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某及其助理蒋某作为见证人见证,遗嘱内容为: “我名叫张某,现在我居住的幕府东路室房屋是宝善街拆迁后政府分配给我的一套产权置换房,房屋建筑面积75.9 m2,该房现在还没有办理产权证。我现在已9 0岁高龄了,怕不久于人世,我一生共生育有4个子女,大儿子叫B,女儿C,二儿子F,三儿子D。我的丈夫叫沈某,他在1 9 6 8年就去世了,二儿子F也于2 01 1年去世。我自1 9 9 0年就跟二儿子F,二儿媳E共同生活,1 9 9 1年二儿子唯一的女儿A出生后也与我共同生活,这么多年来我的日常生活都由二儿子、二儿媳以及孙女A照顾,他们都对我悉心照料。为了感谢二儿子一家多年的照顾,同时也想到其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现在都有房子居住,还有我的大儿子和小儿子一直对我不孝顺,所以我决定将我现在居住的位于南京市幕府东路室的产权置换房在我本人去世后赠与给我的孙女A一人,我的其他子女不得与A产生纷争。’’上述遗嘱由夏某代书,立遗嘱人张某上面按有手印。
    庭审中,原告申请夏某和蒋某出庭作证,夏某当庭陈述如下:代书遗嘱是我跟我助理蒋某共同办理的,全文白我书写,虽然张某膀子发黑,但是头脑清醒。代书遗嘱是E找到我说张某要作代书遗嘱,我说可以,于是就去张某家里作了代书遗嘱。当时我问张某叫什么,有几个子女,你为什么不把房子给你的子女,给孙女,张某说有3个儿子,有一个女儿,因为二儿子就是A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张某生病大儿子也不来看望,时间长达7-8年。小儿子来是来过,来了不是要房子就是要钱。女儿经常来看望张某。张某明确说要将房产给A,张某说A没有房子,也长期跟自己过,有感情,二儿子已经去世了,孤儿寡母的,大儿子和小儿子都有房子,所以考虑这几个因素,就把房子给A,A和E照顾张某的生活起居。遗嘱上张某的手印是她自己按的,我遗嘱写好后读给张某听,张某听完没有异议才按手印的。蒋某当庭陈述如下:代书遗嘱是我跟夏律师共同办理的,全文是夏律师书写的,当时张某头脑清醒。E找到夏律师说要给张某办理代书遗嘱的事情,约好时间后,我们就去了张某白云雅居的家里,当时张某躺在床上,头脑清醒,夏律师跟张某交流,问她知不知道我们来的意思,问了张某的家庭情况,也问了为什么要把房子给A,问了张某意思后我们就整理,张某主要意思是因为一直跟二儿子一家生活,A也比较孝顺,其他儿女都有房子,所以张某就考虑把这个房子给A。遗嘱做好后我们读给张某听,张某听后没有异议就按了手印。
 2 01 7年5月1 7日,张某再次作出代书遗嘱,遗嘱内容为:“本人意识清醒,行为自主,自愿订立本遗嘱,因本人不识字,故请邻居商某代书,在邻居陈某、胡某见证下郑重订立遗嘱,遗嘱内容如下:我本人张某现在居住的南京市鼓楼区室房屋是南京市鼓楼区拆迁后由政府安排给我的一套产权置换房,系我个人所有,目前该房尚未取得产权证。由于我年事已高,身患疾病,怕不久于世,特立此遗嘱,在我百年之后此房产由孙女A一人继承,于其他子女无关。”张某在遗嘱人处按手印,代书人高某、见证人陈某、见证人胡某均签名按手印。
 庭审中,原告申请证人陈某、胡某到庭作证,证人陈广发当庭陈述:我和张某是多年邻居,张某两次喊我去见证遗嘱。张某在F去世没多久时跟我说过要把房子给A。2 0 1 7年5月1 7日的遗嘱上是我签的名字,当时我在张某幕府东路家签字的,在场的有高某(谐音)、我、还有一个女同志(张某之前的老邻居)、E、小雪、张某,当时张某躺在床上,脑袋是清楚的,高某(谐音)代写了遗嘱,遗嘱格式是照抄的,但遗嘱内容是张某真实意思,张某跟我说的非常清楚,房子给A。张某找我们去就是为了将房子给A,遗嘱写好后我们也读给张某听了,也给她看了,手印也是张某自己按的,我是在张某按完之后签名按手印。证人胡某当庭陈述:我和张某是邻居关系,我从2 0 0 0年在宝善街就认识张某了,2 01 5年我搬到白云雅居,搬过去后与张某仍然是邻居。我经常去张某家玩,我们关系挺好的,张某与儿媳E和孙女A共同居住。2 01 7年5月1 7日的遗嘱是我茌见证人处签字的,张某自己说要把的房子给A,张某只有这一处房子,是张某亲口说的,当时在场的有高某(谐音)、大头等。遗嘱是高某(谐音)代写的,他写遗嘱的时候我在场,写遗嘱前我们也跟张某再三确认,张某说我不糊涂,房子给A,写完遗嘱后我们也跟张某确认过,也读给张某听过,手印也是张某本人按的手印,在张某按完手印后我按的手印。
   被告C、D提交了一份与高某的视频资料,高某在视频中陈述其在2 01 7年5月1 7日为张某代书过一份遗嘱,当时在场的有高某、小胡、大头(姓陈)、E、A、张某。张某说过好几次让我给她代书一份遗嘱,那天是E通知我去张某家作的遗嘱,当时张某神情好的很,张某给我看过一份材料,我是按照那个写的,张某的意思就是要把房子给A,我写好遗嘱后也读给张某听的,张某也点头了。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出院记录显示,张某于2 01 7年4月9日入院,于2 01 7年4月2 1日出院,出院诊断为胆管癌、胆管结石伴胆囊炎、高血压,出院情况记载患者神志清,精神可。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户籍底档、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户籍信息证明、户口本、南京市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房屋买卖契约、销售不动产统一发票、土地证、出院记录、两份代书遗嘱、证人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经庭审举证和质证,本案存在以下争议焦点:1、南京市下关区的房屋系张某的个人财产还是其与沈某的夫妻共同财产;2、张某两份代书遗嘱的效力如佰;3、南京市鼓楼区室的房屋应如何分割。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首先,南京市下关区的户籍底档显示沈某某、胡某某于1 9 5 1年将户籍由下关区宝善街迁入下关区的地址,由此可见,南京市下关区的房屋早在1 9 5 1年就已经存在,并在当时办理了户口迁移手续;其次,张某在1 9 7 4年8月向相关政府部门申请的项目是维修住房,也足以印证南京市下关区的房屋在此之前就已经存在。虽然房屋土地证由张某一人申请办理,在1 9 9 7年登记在张某名下,但南京市下关区宝善街2 04巷2 4号的房屋并非张某一人的财产,应认定为张某与沈某的夫妻共同财产。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被告B、C、D对陈某、胡某的证人证言真实性有异议,并主张原告应当提交立遗嘱时的录音录像。被告B对证人夏某、蒋某的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合法性不认可,主张做代书遗嘱前没有带张某到专科医院去做神志清楚的鉴定,而且是E委托律师做的代书遗嘱,E与本案有利害关系,而且也没有提供视频资料。对此,本院认为,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首先,本案存在两份代书遗嘱,第一份遗嘱由律师夏某代为书写,并由其与助理蒋某见证。第二份遗嘱由高某书写,由陈某、胡某见证。夏某、蒋某、陈某、胡某均到庭作证,四人均陈述张某明确表示将涉案房屋留给A。高某在视频中也明确张某遗嘱内容为将涉案房屋留给A,两份遗嘱做好后均与张某确认,张某确认无误后才按的手印。四位证人的陈述内容吻合,稳定一致,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认定两份遗嘱均系张某的真实意思表示,遗嘱中张某的手印系张某自己加盖形成。其次,关于B、C、D主张张某立遗嘱时存在精神异常问题,对此,本院认为,张某2 01 7年4月2 1日的出院记录显示其神志清,精神可,且四位证人均陈述张某在立遗嘱时精神状况良好,出院记录和四位证人证言可以相互印证,故本院认定张某在立两份遗嘱时精神状况正常。B、C、D主张张某立遗嘱时精神状况异常的意见,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最后,两份遗嘱均符合法律规定的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故两份遗嘱合法有效,可以作为处理本案的依据。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南京市下关区号的房屋为张某与沈某的夫妻共同财产,该房屋拆迁后经产权置换为南京市鼓楼区幕府东路室的房屋,因此,南京市鼓楼区幕府东路室的房屋也应当认定为张某与沈某的夫妻共同财产。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本案共发生五次继承,第一次为1 9 6 8年沈某去世后的继承,沈某未留有遗嘱,应按照法定继承分割,先析出1/2为张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另外的1/2由张某、B、C、F、D、沈某某和胡某某各继承1/14,故张某应继承8/14,其余六人各继承1/14,第二次为1 970年沈某某去世后的继承,沈某某未留有遗嘱,应按照法定继承分割,因沈某先于沈某某去世,故沈某应继承的份额应转由其四子女继承,故沈某某名下1/14继承份额应由B、C、F、D和胡某某各继承1/70,故张某应继承8/14,B、C、F、D、胡某某各继承6/70。第三次为1979年胡某某去世后的继承,胡某某未留有遗嘱,应按照法定继承分割,因沈某先于胡某某去世,故沈某应继承的份额应转由其四子女继承,故胡某某名下6/70继承份额应由B、C、F、D各继承3/140,故张某应继承8/14,B、C、F、D各继承15/140。第四次为2 0 1 1年F去世后的继承,F未留有遗嘱,应按照法定继承分割,故F名下15/14 0继承份额应由张某、王某、A各继承5/14 0,E表示将其应继承的份额给A,不违反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准许,故张某应继承85/14 0,B、C、D各继承15/140,A继承0/140。第五次为2 0 1 7年张某去世后的继承,张某留有有效遗嘱,应按照遗嘱继承分割,将张某名下的份额给A,故A应继承95/140,B、C、D各继承15/140。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南京市鼓楼区室房屋的合同项下权益由原告A继承95/140,被告B继承1 5/140、被告C继承15/140、被告D继承15/140。
   案件受理费1 1 3 0 0元,由原告A负担7 5 5 0元,被告B、被告C、被告D各负担1 2 5 0元(此款原告已预交,三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给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二0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


人间好话,要如海绵遇水牢牢吸住;世间是非,要如水泥地般坚固,水过则干。面对恶言恶语,也是修行的法门之一。不要在人我是非中彼此摩擦。话语秤起来不重,稍一不慎,即重重地压到别人心上;反求诸己,同时也要训练,不要让自己轻易被别人的话轧伤。

官方微信

扫一扫